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 校园新闻

新闻中心

给我校全体教师一封信

时间:2019/05/31 点击:814次 作者:校长室

 

 

尊敬的各位老师:

用一个半学期的时间,将本校6个年级100多位的老师,尤其是语文、数学、英语老师的课听了一遍,课后我大都和上课的老师在教室门口进行了短暂的、坦诚的交流。(上完课,主动走到听课老师面前征求一下听课意见,也是一种自信和修养,我们很多老师都这样做了。)

按照传统和一般的习惯,评课的时候往往是说好不说坏,表扬为主,意见为辅。更主要的是作为一名教了28年初中语文的教师面对小学课堂,似乎有点不适应。除了语文之外,数学和英语很难听出个什么东西来,只有简单地以 “能听懂”或“不太懂”来作评价,其它的更不敢冒充内行。

单就语文学科来说,毕竟没有小学教材体系的完整教学经历,把握不了一节课、一本书甚至一个年级在整个学段中的位置。进而也不敢胡乱作更深更细地评价,所以也只能以讨论或商量的方式提出自己的看法。

所谓的好课应该是一种美好的感觉。

课堂教学是学校教育教学活动的最主要的方式和手段,也是师生共同成长的主阵地,其重要性可想而知。课堂教学模式的改革,课堂教学效率的提高一直是教育主管部门和专家追求的永不过时的话题。

信息化时代的今天,多媒体辅助手段的使用,教师的课堂展示内容和手段更是异彩纷呈,评价一节课的优劣更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很难有统一的标准。从主管部门提供的印在听课笔记扉页的《中小学课堂教学评估表》中就可以感受到科学地准确地评价一节课的难度。

仔细地研读了《中小学课堂教学评估表》,发现这个评估表分有三个指标体系。其中,一级指标有3项:知识技能、过程和方法、情感态度。二级指标有10项:教学内容、技能培养、目标达成、课堂结构、教学方式、学习活动、创新学习、教师基本功、师生关系、学习态度等。三级指标共有40项,因为内容太多在此不再一一列举。据评估表后面的小注强调:二级指标每项10分,85分以上为优秀;75-84为良好;60-74分为及格。

很佩服设计这个表格的专家,其理由有如下几点:

其一,这个表格实实在在地告诉人们:教师的劳动绝对属于脑力劳动,而且是一项非常复杂的脑力劳动。尽管很多人都能对教育或学校说三道四,但是让任何一个人对照着这张表并将表的内容逐一落实在课堂上,估计他肯定做不到,但是很多老师一直在从事着这样复杂的工作。

其二,这个表格大胆地将纯属个人思维活动的课堂教学给固化成统一的标准。我不知道哪个人能够严格按照这个标准,或者哪个老师能够在组织教学的同时严格地按照这个指标体系去推进课堂教学进程(否则在评课的时候对照标准就会失分)。

其三,听课的老师又是怎么能够逐一对照这个表格要求去给上课老师打分的,听课老师有多少能力和时间将一节完成的课和一气呵成的教学过程分解成40个指标逐一打分。

著名的教育家叶圣陶说过:教学有法,教无定法,贵在得法。我想,评课也似乎是这样:评课有法则,评课无定则,贵在自我感觉良好。

我无法按照这个体系去逐一评价每一个老师的课堂教学水平。原因有:

一、听课时候我更多的是关注自己的所得和感受,一边听课,一边想面对同样的内容自己会如何教。

二、那些严格按照标准设计的教学内容和环节有时候无法和学生的思维活动相匹配。通俗地说,尽管我们要求老师备课的时候既要“备教材”还要“备教法”,同时还要“备学生”。但作为课堂教学主体的学生,你是无法“准备和设计的”,因为每个学生都有一个和老师同样聪明的且独立思考的大脑。

从打开课本起,你就已经无法设计学生大脑的思维方式了。老师能做的就是不断地引导并引领学生按照你预先设计的内容往前走,而此时,往往又会忽视学生独立思考能力的培养。即:“预设”太多,影响学生更多的“生成”。正如你准备了整个大海一样的知识,如果你只给所有的学生预留一个入海口的话,那么学生又怎么能够拥有自己独立畅游大海的体会呢?

所以个人总是以为,如果非要将课堂教学分类的话,应该是两类:以教师为中心的传统课堂教学模式和以学生为中心的现代教学追求。一个优秀老师,恰恰是能够恰当地处理好这两种“中心”位置的关系。尽管专家已经将这两个位置予以界定,即:主导,主体。那么如何正确处理好“主导”“主体”的关系,在一节课的范围内,在紧张的教学任务要求下,能够处理好,已经是难上加难了,更别说什么40项指标分项落实了。

学生是课堂的主体,一节课学生自主获取多少知识,生成多少“新”知识应该是判断这节课是否优秀的主要标准。学生能否安静地在老师引领下完成既定的学习任务和目标,应该是一节课是否合格的最低标准。

优课很难判断,因为牵扯到因素比较多。而被称为“合格”的课堂教学判断标准应该不难。那些嘈杂无序的课堂教学肯定是不合格的。除掉“优秀”和“不合格”的课,我认为任何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新教师或者有着多年教学经验的老教师都应该能够完成一节课的基本教学任务,即上一节合格的课。

下面就结合这么多课堂教学的学习,认真总结一下听课的感受,还有以下的思考与大家分享。

让课堂教学具有一种仪式感。

一个有经验的老师绝不会踏着钟声走入课堂,候课应该是良好的习惯。候课未必要占用学生课间时间,更不是挤占学生的宝贵休息时间提前上课,而是让教师提前进入教室,整理一下讲桌,观察一下学生的活动情况,调整一下自己的精神状态,为全身心地投入或进入教学状态提供一个时间上的准备。更何况学生课间活动安全也需要老师提前一会候课,避免课间因为没有老师而失控,进而出现安全事故。

老师提前候课,学生自然就会调整自己的状态,顽皮的孩子自然也会有所收敛。否则,嘈杂甚至混乱的状况下进入上课状态,接下来的课很难成为所谓的优课。听课中发现,我们有的老师匆忙走进教室,在喧闹中自顾自地打开了课本开始讲课,这样的课堂教学效果可想而知。

“上课!起立,老师好,同学们好,请坐”。这应该是非常熟悉的声音,这也应该是所有课堂都必须保留的基本环节。他不仅仅是师生互相问好,我想以下几点完全可以纳入对这个环节的理解:

一、增强课堂教学的仪式感,提醒所有的学生:我们该上课了,我们即将面对的是一项非常严肃的工作,即将完成的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任务。

二、短时唤醒师生关系,拉近师生之间的距离,让所有的孩子都能够明确,站在自己前面的是自己的老师,为自己成长付出劳动的老师,必须尊重他(她)。也让教师在收获问候中找到自己沉甸甸的的责任:自己在从事一项非常严肃的育人活动。

三、师生互相问好,既显示平等的师生关系,也为整个课堂教学奠定了一个非常融洽的育人氛围。

一个有经验的老师即使在师生互相问好后也不会立刻地组织教学活动。他一定会等学生坐下来之后,简短地环视整个教室,在所有的孩子都调整好座位之后,再宣布上课。这期间还应该看看是否有学生缺课现象,是否有学生明显地不在状态:或趴着,或坐卧不安等。

如果有缺课或不在状态的学生,一定要问清楚并及时处理。重大事情必须立刻和班主任取得联系。避免因为教师不关注,而导致安全责任事故的发生。因为缺少这个必要的环节,发生了一些无法挽回的悲剧,历史上可查的案例绝不止一个。

如:因为上课教师的冷漠和不负责,学生因病长时间趴在课桌上没有人关注最终导致停止了呼吸,错失了宝贵的救治时间。也有的因为学生逃课,上课教师发现后没有立刻调查,最终导致孩子逃出校园戏水溺水身亡的等。

不候课,踏着钟声走进课堂,随意地拿起课本,不闻不问就开始授课的教师,大有人在。甚至上课很长一段时间才发现后面还多了一个听课的人,也有人在。这样的老师,你的随意和太随意,让人担心。

自信地放下书本和手中的资料,让态势语言得到更大程度的发挥。

作为人师且有胆量走向课堂面对全体学生,我想至少心中应该有其必然的自信和充足的知识储备。且不说我们的年龄超过学生多少,我们有成年人必备的基本素养和非成年人无法比拟的心智;也不说我们拥有系统知识储备和专业的学科知识训练,单就是我们课前认真备课和已经在手的教案,也足以让我们完成本节课教学内容。

为了上好一节课,不至于要求教师满腹经纶,但老师至少也应该能够把握住本节课的基本教学内容(更何况很多老师对同一教材内容绝不止教一遍)。所以,我们更希望我们的老师能够双手放下教材,抬起头时刻关注所有的学生,适时地离开讲台融身于学生之中,把手解放出来,用丰富的态势语言和学生交流。那种不离开讲台半步,手捧教材,从不抬头,目中无人的,自说自话的教师不应该出现在今天的课堂上。

尽管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记忆力在下降,但是,如果经过了充足的备课或课前准备,那也一定不会出现刚才我所列举的现象的。

有效的互动才是最有价值的互动。

师生互动是否有效和高效,是衡量一节课是否优秀的重要标准之一。我想强调的是,互动的有效性不在于追求形式和热闹,更多的是在于师生互动过程中,我们应该注意哪些事情。应该杜绝无效的全班随意性互动。

在和一个孩子互动时,教师更应该关注剩下的孩子在干嘛,他们能否从别人的互动中获取应该获取的知识和信息。我们经常发现:师生一对一的互动,精彩无比,但是精彩是属于互动双方的,那些坐着的孩子,他们依然处于在自我状态,该干嘛干嘛,你们说你的,我干我的事情,自得其乐。

这么长时间过来了,每天多次与学生见面,我们每个老师都有能力在课堂上叫出学生的名字。我们用什么方式和孩子交流,首先应该确定的是,我们准备用什么样方式表现我们对每个孩子的尊重。

直接喊出孩子的名字不要带出他的姓,或者轻轻地走到他的面前用手轻轻地抚摸一下孩子的小脑袋,或者轻轻地拍一下他的肩膀,这些动作和行为带给学生的绝对是满身的热流和激情,远比站在讲桌边远远地用手指着某个人说,“你你你!”效果要好得多。

让孩子在平静的心态下回答老师的问题,意义不仅在于让孩子能够整理自己的思维,让答案更完美,还在于培养孩子良好的语言交流习惯。鼓励孩子抬起头,看着老师,提醒孩子使用普通话我想这些习惯的养成远比得到一个正确答案要好得多。

老师不断地引领孩子调整思路,力争让孩子用最简洁的语言将问题的答案说出来,应该是所有老师必须关注的重要内容,尤其是语文课,更应该如此。

当然,所有的老师都不要忙着板书,或者忙着总结答案而让回答完问题的孩子傻傻地站着,“请坐下”应该是一个有效互动的句号或感叹号。

这里面我想说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如何选择互动对象的问题。

不要将说话的机会都留给那些优秀的学生。鼓励所有的孩子都能够举起自己的小手,而且挑选出那些胆小或者需要强化培养的孩子起来,将机会给他们,或许上课的节奏会因为这部分孩子而变慢,但整节课的教学效果会有整体提高。

没有任何质量的表扬不宜多次出现在互动中,那些本已优秀的孩子,让他们将机会留给其他人也是一种教育方式。这是从学生的学习能力方面考虑的,其实我更想表达的是,我们千万不要因为我们的心理问题和生理问题而忽视了一大批本该受到关注的孩子。我们更应该关注那些更需要关注的孩子,如:成绩不太好的,反应较慢的或者学困生等。

所谓的心理问题:那些顽皮的孩子,经常给你带来麻烦的孩子,或者说你实在不喜欢的孩子,或者是因为调皮而被你排在最后一排的学生,你得给他回答问题的机会。

所谓生理问题:人两眼重合视域为124度,单眼舒适视域为60度。很多老师习惯于同一个站位,于是乎便出现了视觉上的盲区,于是处于盲区的孩子即使无数次举手你也很难发现,他们往往会被老师忽视,进而长时间处于看客的位置,师生之间的互动往往与他们擦肩而过。

说了这多么,我想总结一下:提高课堂互动有效性,除了希望要得到的正确答案,更多的要关注对象的选择,要关注培养孩子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还应该关注互动的频率和实效性。

备课,应该是所有教师永恒的坚持。

每一节课都有既定的教学内容,每个教学内容都有其重点或者难点。这些我们在集体备课或者备课的时候已经熟记于心。让大部分学生能够听懂老师讲课,其基本要求就是让大部分学生在课程即将结束时能够知道:这节课老师讲些什么!既然你不能让每个学生都像录音机一样记住你讲的每一句话,那么你必须让你的学生明确地知道,这节课最重要的是什么。

单就语文课来说,我总认为四十分钟一节课,不是每一个知识点都是最重要的,我们恰恰应该让学生在众多的知识点中明确最终要的知识点并且熟记它,弄懂它。让学生把老师讲的所有东西都记下来,这不是高效课堂教学的要求,反而是变相地增加学生的学习负担。

我又想到课堂教学设计的重要性。至少你得让听课的人或者学生明显感觉到你这节课的教学思路。无论准备多么充分,没有明确的教学思路,都是在浪费时间,事半功倍。教学思路来自于教学设计。这,有必要再谈谈备课的作用。

对于一个从教多年的老师,相同的教学内容已经非常地熟悉,(学段教材至少能够教一个轮回)如果没有特别的规定,是否坐下来备课倒是个非常个人的问题。

人的思维是稍纵即逝的,对于即将教学的内容或许早已经了然于心,备课无非是信息整理和再加工过程。其实走路,吃饭,甚至闲聊时候,都有可能对即将教学的内容进行了重新的准备和潜意识地再加工。教学过程应该是一个师生思维流动的过程。那些照本宣科的教学方式,研磨多次的示范课,很难说得上是优课,至少不算是一节自然的课。

那么,我们还有必要备课吗?回答是肯定的。刚才说了备课是信息的加工和整理过程,纵使你教了数十遍的内容,或者同一内容你准备了很多次,但是,你面对的学生是新的,既然是面对新的学生,那就要教师必须每次都要作充分的准备,至少你得保证,你的内容适合于这批学生,你的内容对这批学生有吸引力,更有甚者,你得保证学生对这个问题理解或者探究所衍生出来的问题尽可能地在你的准备材料范围内。否则,学生提出的问题可能会让你茫然不知所措,甚至会闹出笑话。

信息时代,你所能掌握的知识对于一个好学的学生来说,有可能他都知道,甚至有可能他掌握的你未必知道。面对强大的互联网,或者说面对强大的信息社会,你的检索能力未必比学生强,你的获取知识的渠道未必比学生多。

备课是自信地走向讲台必备的垫脚石。不备课随意地走向讲台是对自己和对学生的不负责任的行为。

课堂的最高境界来自于设计。

再说教学设计。教学设计重在简单,大道至简正所谓也。因为面对一群学生,你要想让绝大部分人都能接受,那么求其最大公约数乃是上策。所以教学设计的整体环节追求的应该是非常简单的内容。譬如一篇很长的课文,让所有的学生都能够用最简单的语言概况它的总体内容,远比让学生记住每一段内容更为必要。那些琐碎的知识点留给学生自己去感悟。

问题的简单构成了教学思路的清晰,清晰的教学思路有利于学生对整节课内容的把握。所以,有经验的老师一定不会忽视总结课堂教学内容这一重要的最后环节。对于那些没有认真听讲的学生,或许这是他们把握教学内容的最后机会,对于认真听讲的学生也是整理知识的最佳时机。很多的时候因为备课不充分,很多老师把握不住教学节奏,最后在钟声中仓促地结束教学内容,甚至占用学生宝贵的课间休息时间,很是狼狈,哪还有时间去总结本节课教学内容呢?

无论对于整本书来说还是对于一篇具体的课文来说,信息量可以用“海量”一词来概括,企图让学生记住所有信息,是做不到的。通过极简化的教学设计,让学生获取最丰富的知识索引,才是课堂教学的追求。也就是那句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给学生的不是金子,而是点石成金的指头。

简洁的课堂教学设计必然配之于有序安静的教学氛围,那些花里胡哨表演和纷繁芜杂的套路设计并不是优秀课堂的必备条件。知识的获取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自我的事情,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热闹,但是安静肯定是大多数人喜欢的选项。那些为了追求所谓的教学效果而设置的各种各样的表演环节对于低年级的孩子来说可能有必要,对高年级的孩子来说,未必是最好的选择。

有序的安静的课堂才是好课堂。

我以为,课堂是属于大家的,不是每个孩子都必须要积极参与发言和台上台下地来回折腾 ,我有保持沉默的权利,不发言我照样可以听听别人的发言。再者,不能因为你喜欢热闹而剥夺我安静获取知识的权利。

因此,有序的组织教学,让所有的学生都能够安静地享受知识的乐趣,而不是整节课充斥着表演,充斥着你坐我起的竞争热烈的场面未必是最好的课堂。“热闹是属于别人的,我什么都没有”朱自清的这句话可以作为总结。

多媒体,教学的一种辅助手段而已。

说到课堂的热闹避不开如今的现代化的教学手段,多媒体辅助教学曾经被很多学校写入硬性规定,每节课必须用多长时间都明白地写在那儿。多媒体有多媒体的好处,信息化时代的课堂需要信息化教学手段。但是我们不能忽视另外一个东西,课堂教学有它必须固守的东西。无论怎么现代化,都无法超越或代替人类生理机制。通俗地说,高大上的多媒体手段最终靠孩子的眼睛、耳朵去感受,还要配合手的书写,避开这些器官的功能,一味地去追求现代化的教学手段,其效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过去,老师一个字一个字往黑板上写,学生一个字一个字地往本子上记,速度基本保持一致,边写边思考,边思考边记忆,而现在整篇的文字一晃而过,学生得有多大的能力才能记下来。五彩缤纷的画面刺激着学生的眼睛,本该安静的课堂被阵阵声音掩盖,学生的头脑还有机会去观察和思考吗?多媒体代替了小黑板,最终导致学生的器官无所适从,该快的慢下来了,该慢的快起来了,最终在热闹中失掉宝贵的学习机会。除了能够记住那花里胡哨的画面,别的一无所有。多媒体消耗了学生的思考时间,这是不争的事实。有志之士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专家已经开始呼吁控制多媒体的使用率。在此不再多说,只是希望所有老师,尤其是小学老师能够认认真真地一笔一划写好每一个字,在黑板上,当着所有的孩子的面。把多媒体留给课后,或者说必须记住:多媒体最多也就是一个辅助教学手段,决不能喧宾夺主。再说了,手提小黑板上课的年代,照样培养出一批又一批栋梁之才。

再说说学生的主体和教师的主导。

教师是主导,学生是主体,这是早已不再争论的教学理论,如何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如何发挥教师的主导作用,这是很多专家都研究的课题,理论成果可能远比课堂教学实际取得的水平要高。这些刊登在杂志上的理论是否能够指导每一位教师的课堂教学实际,我不好判断,我只想说这样一句话:我的课堂我做主。我认为,每一节课都是无法复制的,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每节课的孩子都是不一样的,每节课的师生状态都是不一样的。想起了两句非常有名的哲学论述:人两次不能踏进同一条河流,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所谓的移植课,移植的最多是那个样子而绝非那个味道。课堂教学在于教师基本素质的最佳展示,优秀课堂应该在于学生的素质在老师的引导下最佳的表现。即“生成”越多,“预设”的越有价值。否则,便是本末倒置,或者说舍本逐末。

下面说说,主导和主体的责任和配合。

教师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职业,从业者应该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专门人才。不是谁都能随便走向课堂的。即使是在充分备课状态下的老师,走向讲台,也需要不时地调整自己的教学思路以适应变化中的学生。所以,老师的主导在于,不断地引领学生去发现问题,去解决问题,把足够的时间留给学生去思考,决不能取代学生一切活动。凡是该学生说的话让学生说,凡是该学生做的事情让学生做,教师急不得,教学的节奏只能随着孩子的表现而做出调整,按部就班地套用备课内容,肯定解决不了问题。所有的问题设计都应该充分考虑学生的知识储备和学习状态。否则就是错位。

再说说,主体地位的学生,保持良好的学习状态,在教师的引领下有序地去思考问题,教师得让学生的头脑始终处于一种积极的学习状态,不走神,只有学生融入了课堂,才有可能谈到获取良好的教学效果。

听了很多课,我发现错位的现象时有发生。不该老师讲的老师讲了,该老师讲的老师恰恰又不讲或者讲不出来;该给学生时间思考的,老师一晃而过,该一晃而过的,老师偏又不厌其烦地组织活动等等。

优秀课堂重要表现就是师生均能够不错位,不越位,站位合适。这点应该是所有老师必须长期关注的、小心翼翼把握的,否则,课堂教学优秀不了。

我想优课之所以称为优课,一定在于,上课教师能够恰到好处让师生做出恰到好处的事情,最终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

说了这么多,该是下课时间到了,我自然又想到提醒所有的老师,千万不要拖堂,决不允许拖堂。

毫无疑问,学习是一件非常疲劳的事情,快乐学习只是一种理想状态,一节课的紧张学习,所有的孩子都需要调节和休息。但是我们很多老师却忽视了这点,下课钟声响了,还在那儿不停地讲和写,用自己的设计失误惩罚学生和占用学生宝贵的课间10分钟。最主要的是,你根本不知道,台下是否坐着早已憋得难受一直在等待钟声往卫生间跑的学生。因为老师拖堂,导致有的孩子尿湿裤子的案例不是没有。所以,我们必须严肃地说,无理由的习惯性的拖课是一种不道德行为。

必须明确:课堂需要纪律。

当然,还得必须说说课堂纪律。

有效的课堂教学必须有课堂纪律作保证,因为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够认真在老师的带领下学习的,每个班级都有那么一个或几个孩子懒于学习,不喜欢学习,那么他们根本不能可能老老实实地在教室待那么40分钟。自己不学习,影响他人学习的状况是常见的不可回避的,所以有效组织教学,采取必要手段组织教学必须被足够重视。对于顽皮的学生不及时制止,不仅是对他本人不负责任,也是对认真学习的孩子不负责任。尤其是刚入学的低学段孩子,因为注意力的问题,他们更需要老师能够用丰富组织教学手段去吸引孩子,纠正孩子的行为进而培养孩子良好的学习习惯。然而,我们有很多老师忽视了这一点,忽视了组织教学是教学的重要环节和组成部分,根本不关注孩子的学习状态,目中无人,眼中只有自己。“三味书屋”中教学场景时有发生——

“读书!”

大家放开喉咙读一阵书,真是人声鼎沸。有念“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的,有念“笑人齿缺曰狗窦大开”的,有念“上九潜龙勿用”的,有念“厥土下上上错厥贡苞茅橘柚”的……先生自己也念书。后来,我们的声音便低下去,静下去了,只有他还大声朗读着:

“铁如意,指挥倜傥,一坐皆惊呢~~;金叵罗,颠倒淋漓噫,千杯未醉嗬~~……”

我疑心这是极好的文章,因为读到这里,他总是微笑起来,而且将头仰起,摇着,向后面拗过去,拗过去。

读书入神的时候,于我们是很相宜的。有几个便用纸糊的盔甲套在指甲上做戏。我是画画儿,用一种叫作“荆川纸”的,蒙在小说的绣像上一个个描下来, 像习字时候的影写一样。——《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另外几个话题。

教室的环境。教室是师生共同生活学习地方,保持教室的整洁不仅仅是班主任的职责,任课教师也应该予以关注。优秀的教师课前都会巡视一下教室,提醒学生整理一下课桌和座椅,要求学生及时清理桌面。但是,我们发现我们的很多老师将自己置身于教室之外,眼睛望着天花板,不闻不问,我上我的课,你听你的课,即使是遍地垃圾,老师也视而不见,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

教师的着装问题。我们很多老师都有着得体的着装,给人的感觉自然优美。尤其是女老师,时尚而不失端庄,淡雅而不失大气,给人的感觉可亲而且可敬。但是还是有个别老师着装随意,完全社会化,忽视了自己面对的是一群天真活泼、模仿能力极强的孩子。

教学的语言。教学的语言应该是最美的语言,所谓最美应该概况为:真实、简洁、生动、形象,个人认为:教学是语言的艺术。

首先,教师得使用普通话教学。推广普通话已经写进了宪法,但是很多老师在课堂上依然是满口方言,俚语不断,完全忽视了听课对象的茫然和不知所措。词汇具有一定的时代性,对于老教师更应该关注这点。因为你经历的时代,很多孩子还没有出生,你那个时代的词汇,随着时间推移,已经淘汰甚至更新了。现在的孩子未必听得懂,弄得明白。

其次,教学语言要认真组织,不能脱口而出。因为教学时间是一定的,任何多余的语言都是一种时间上的浪费,那种毫无目的的闲扯和随意不知所依然的独白更要不到。很多老师在课堂上信口开河,甚至个别教师,图一时之快,污言脱口而出。

第三,语速和语调问题。该快的可以快,该慢的一定要慢下来,需要重复的必须重复。适当的调节自己的语调和音高,尽可能的抑扬顿挫。这样既可以减少自己的体力消耗,也不会让学生产生听力疲劳从而导致学生昏昏欲睡。一个老师的说话风格或许是留给学生最好的记忆。鲁迅先生对他老师的记忆,声音表现尤其形象和清晰。

从此就看见许多陌生的先生,听到许多新鲜的讲义。解剖学是两个教授分任的。最初是骨学。其时进来的是一个黑瘦的先生,八字须,戴着眼镜,挟着一迭大大小小的书。一将书放在讲台上,便用了缓慢而很有顿挫的声调,向学生介绍自己道:——“我就是叫作藤野严九郎的……。——《藤野先生》

结束语

说了这么多,或许还有很多的地方可以探讨,毕竟“教学是遗憾的艺术”。无论对于上课的老师还是听课老师,“一千个读者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深入课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考和体验。但是我们必须明确,对于一节课而言,教学又是一种不可逆的体验。这既是对时间而言,也是对学生的生命体验而言。作为教师,任何一节课都没有失败的理由,失败就是浪费学生的生命,用鲁迅先生的话说:时间就是性命。无端的空耗别人的时间,其实是无异于谋财害命的。

写到这儿,想到了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中提到的那位历史老师。

一位有30年教龄的历史教师上了一节公开课,课题是《苏联青年的道德理想》。区培训班的学员、区教育局视导员都来听课。课上得非常出色。听课的教师们和视导员本来打算在课堂进行中间写点记录,以便课后提些意见的,可是他们听得入了迷,竟连做记录也忘记了。他们坐在那里,屏息静气地听,完全被讲课吸引住了,就跟自己也变成了学生一样。

 课后,邻校的一位教师对这位历史教师说:“是的,您把自己的全部心血都倾注给自己的学生了。您的每一句话都具有极大的感染力。不过,我想请教您:您花了多少时间来备这节课?不止一个小时吧?”

 那位历史教师说:“对这节课,我准备了一辈子。而且,总的来说,对每一节课,我都是用终生的时间来备课的。不过,对这个课题的直接准备,或者说现场准备,只用了大约15分钟。

用心地认真上好每一节课,是对每个教师的必须要求。我认为,这不仅仅关系到职业素养更是职业道德的追求。

以上仅为个人一己之见,分享于此不仅是完成学校规定的任务,也意在表明每个教师都应该有能力去写一篇教学心得或体会,正如不要怕别人听课或不要怕上公开课一样,不要怕动笔。

 在此,再次感谢李霜逐字逐句的订正和修改。

 

 

二〇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


本栏目相关信息推荐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宿迁市宿城区新区实验小学 邮编:223800 邮箱:sqsx@163.com 电话:0527-80518007 地址:宿迁市宿城区黄海路118号
    制作维护:宿迁市创达科技中心 苏ICP备18064579号-1